游戏>>资讯

Have Fun工作室《荷露》团队参评2017CGDA

来源:

虽然核心团队只有两个人,但他们的愿望依然很大。Another Indie Studio在过去两年中做的主要工作,是将几款欧洲独立游戏引进到中国,但具体的做法却一直在变。从最初只是做一些“中介”性质的工作,到受挫后转向独立做发行,视野也不仅限于西班牙,而是着眼于整个欧洲市场,而在今日开幕的德国科隆游戏展上,他们则准备了展位,带去了两款中国团队开发的游戏:飞鱼科技的移动游戏《小鱼飞飞》和椰岛工作室的PC游戏《汐》,后者至今还没有在国内对外公布过。


巫妖王的故事是一出悲剧。这是一个甘愿承担所有危险的年轻英雄,用最绝望的手段去拯救他的人民的故事。最后,他亲手播下了自我毁灭的种子,拔出诅咒之剑霜之哀伤,踏上成为巫妖王的道路——变为最强大,也最可怕的存在之一。巫妖王掌控着世界上最为强大的死亡骑士,结合霜之哀伤吞噬灵魂的渴望,他的力量不可小觑。如果这还不够,他还在冰冠堡垒之巅的冰封王座上指挥着数量庞大的亡灵大军,也就是所谓的天灾军团。


但是车辆仍然不够用。7月30日,ChinaJoy正式开馆第一天,将近7万人涌进了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上海市最高温度37摄氏度。比烈日本身更令人焦躁的,是在烈日中等待。从场馆中出来的人们站在路边树荫下用场馆中赠送的扇子拼命扇动着,不时抬起手看一看手中的手机。“5分钟过去了,通知到了205辆车,没有一辆接单。”一位游戏媒体人这样告诉记者。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记忆,比如在2014年ChinaJoy时,叫价120元一趟的黑车。


游戏的所有可操作内容本身不能对剧情的走向内容进行改变。有些甚至很难说具备挑战性:只需要填充数次并调换颜色的填色游戏,两位数以内的加减法、规则简单的拼图、没有任何差异的双向选择内容……相较于《纪念碑谷》错觉迷宫的玩法难度而言,游戏称得上难度的谜题(如果这些算谜题的话)寥寥无几。不同以其他游戏中更多作为“顺利通关”阻碍而存在,几乎所有的操作性内容都是为剧情呈现直接服务:随着玩家拨动的钟摆指针凸显时间的流逝,被钉在地图上晃动的立可拍记录的“爱情记录”那种刹那的幸福感,调整的刻度中渐渐清晰的画面背后“碰撞”的晕眩感,以及在对话框拼图中从8拼1到整块整块挪移背后角色心境情绪的变化等,所有行动触发的回馈内容都是对于这个“互动绘本”的延展。


从Ketchapp所发布的游戏来看,绝大多数游戏由Aya Games和No Power-up两个工作室研发,其标准大多数是瞄准付费榜成功的产品和成熟的玩法,比如《2048》非常像《Threes》,《Amazing Brick》非常像阮哈东的《晃飞机》,而最近的《Skyward》与《纪念碑谷》风格极其类似。在研发进度方面,Ketchapp的策略可以说是快、准、狠,细心的读者可能知道,在阮哈东的《晃飞机》尚未发布之前,该公司就已经提前一个周推出了《Amazing Brick》,其研发、发行和找成功玩法的能力可见一斑。